美国将大量出口低成本烯烃 中国市场将面临较大冲击

  • by

据了解,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对美国与全球能源局势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美国的页岩气组分与中国不同,在开采的时候还伴有NGL(NaturalGasLiquids,凝析液),NGL是包含乙烷,丙烷、丁烷和戊烷组分的碳氢混合物,到2025年,NGL的产量将达到4900万吨,完全满足美国页岩气化工的需求,届时,美国将有大量低成本的甲醇、乙烯、丙烯等产品向外出口,将对中国市场造成较大冲击。

乙烷制乙烯盈利可观

美国的乙烷96%来源于天然气开采,乙烷全部用于化工生产,即乙烷通过蒸汽裂解制乙烯。乙烷裂解制乙烯收率超过70%(石脑油裂解制乙烯的收率仅26%)。

随着页岩气发展,美国乙烷与乙烯的价差拉大保证了乙烷裂解的成本优势。以54万吨/年的乙烷裂解项目为例,投资15亿美元,20年折旧,项目的税前利润大概在810美元/吨,净利润率超过40%,美国乙烷裂解项目盈利性非常可观。

即使油价持续走低,美国的乙烷裂解项目依然竞争力强劲,现金成本略高于中东的乙烷裂解,但远低于石脑油裂解以及MTO项目。至2018年,美国乙烷裂解新增产能超过千万吨,大部分项目座落于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未来十年,美国乙烯原料将主要来自页岩气副产乙烷,乙烷裂解制乙烯比重仍将继续加大,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80%,而传统的石脑油制乙烯产量占比仅为4%——5%。美国乙烯产能严重过剩,下游衍生物如聚乙烯、乙二醇和苯乙烯将大量出口,而乙烯单体出口量则呈萎缩状态,全球乙烯单体贸易正逐渐萎缩。

但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乙烷在满足自身裂解制烯烃的需求外,仍然过剩,作为全球唯一出口乙烷的国家,预计到2020年美国将有大量的乙烷向外出口,主要是满足来自欧洲和印度的乙烷裂解需求。

目前已经有公司开始进行乙烷出口布局,并投资建造乙烷运输船,据市场消息,印度信诚向三星重工订造6艘大型乙烷船(VLEC),可装载4.7万吨液体乙烷,每艘造价约1.2亿美元,英国船东NavigatorGas计划订造8艘VLEC,山东海运计划订造8艘VLEC从美国运输乙烷,未来几年市场会有大量新增的VLEC。

丙烷脱氢存成本优势

石脑油制乙烯副产丙烯是传统丙烯的主要来源(1吨石脑油蒸汽裂解制乙烯会副产0.13吨的丙烯)。但随着原料轻质化,即乙烷作为蒸汽裂解原料比重上升,导致蒸汽裂解副产丙烯产量下降,其中2015年的丙烯供给量为420万吨,较2010年少了大约300万吨。

传统的石脑油蒸汽裂解副产丙烯收率较低,而丙烷脱氢(PDH)作为成熟技术制丙烯的收率超过80%。以一套60万吨/年的PDH按5.5亿美元,折旧按20年计算,北美PDH项目的税前利润大概为500美元/吨,净利润率更是接近30%,盈利性非常可观。随着油价低位震荡,PDH相比石脑油裂解仍具有较强的成本优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arpet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