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东、鄂尔多斯、榆林,各自如何定位?

  • by
!pictureCAZM8QT3.jpg

能源化工“金三角”产业协同发展大讨论之二——

!pictureCAZM8QT3.jpg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肖新建:

  不同技术路线战略定位不同

  从当前及中长期来看,中国能源发展面临三大问题和挑战,即能源安全问题、能源开发利用带来的环境污染和生态损害问题,以及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在新时代新形势下,中国能源变革将发生许多重大变化和要求。根据《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到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将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煤炭消费比重进一步降低,清洁能源逐渐成为能源增量主体。煤炭消费量不断减少,且利用方式发生较大变化,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成为主要方向。

  能源化工“金三角”地区煤炭储量十分丰富,品质良好,近年来一批现代煤化工示范工程建成投产,园区化、基地化格局初步形成。尽管如此,我认为“金三角”地区现代煤化工不同的技术路线战略定位应该有所不同,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的政策取向,就是煤制油气不宜大规模发展,可作为战略技术储备,主要受水资源、经济性和生态环境影响等制约,而煤基新材料值得鼓励。

  新世纪以来,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多次出现波动,从最初的酝酿期快速进入过热期,随后政策频繁调整。目前业内外对现代煤化工尤其是煤制油气争论较大,主要焦点是缺乏经济性,跟国际油价波动有直接关系。比如当煤炭吨价400元、原油价格每桶低于54~57美元时,煤制油经济性不强。如果再考虑煤炭外部性成本,假设吨煤成本增加100元,竞争力就更差了。目前现代煤化工项目中,煤制气被认为是最具争议也是盈利能力最不乐观的;煤制油的经济性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煤制烯烃的盈利边际主要来自西部较低的原煤价格,以及其相对于传统石脑油制烯烃的成本优势。

  除经济性因素外,水资源制约也是影响煤化工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煤直接液化项目每吨产品耗水5.8吨左右,煤间接液化项目每吨产品耗水12~19吨,煤制气项目每吨产品耗水9~12吨。煤化工全生命周期能效分析,煤制油气能源转化效率38%~58%,而煤炭直接利用在炊事、供暖、工业动力及工业窑炉领域能效较高。

  环境影响分析来看,煤制油、煤制气污染物排放量较大。比如1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项目,平均生产1万吨油品需排放大约二氧化硫14.3吨、氮氧化物21.6吨和粉尘5.8吨;1亿标准立方米/年煤制气装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粉尘排放量分别为91.7吨、138吨和37.2吨左右。

  从能源保障安全性方面分析,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能源消费增速也大幅下降。同时随着美国页岩气革命以及全球新能源技术快速进展,世界对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的需求增速下滑,而油气资源依然丰富,油气供应并不如之前预期的那样紧张,我国对国际油气资源的可获得空间也越来越大。煤制油可以作为替代部分石油进口的战略和思路正逐渐淡化。

  因此,经济社会及能源发展的外部环境,深刻影响着煤炭利用尤其是煤化工发展。煤制油气发展战略宜作为我国技术储备,不宜大规模发展,现有项目规模已能为煤制油气技术储备进行充分保障。同时,煤化工应通过科技创新发展煤基新材料,这是未来煤化工的重要方向,比如大力发展煤基电子产品、煤基薄膜、煤基碳纤维等。

!pictureCALQ77MS.jpg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

  宁东:大格局 高标准 高质量

  现在摆在宁东面前的最大任务就是要加快推动高质量发展,打造全区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工作怎么干、如何去推进?包括宁东建设发展中遇到的“成长的烦恼”怎么解决?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宁夏时的重要讲话中都有答案。比如总书记指出要深入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这是解决宁东节能减排压力大,环境容量、土地和水资源接近极限问题的治本之策;比如总书记指出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发达地区要有新作为,欠发达地区也要有新作为,这是解决宁东受到东部沿海地区石油化工带来的冲击、周边地区的同质化竞争,增强竞争力的唯一出路;再比如总书记指出要打通煤化工、石油化工、现代纺织产业链条,这是解决宁东基地现有产业链条还不长、产业集聚度还不高的问题,推动煤化工产业不断向精细化工延伸的发展路径;还比如总书记指出越是欠发达地区,越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是解决宁东科技创新能力不足问题的必由之路。

  因此,宁东要按照党中央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紧盯世界煤化工行业发展趋势,聚焦现代煤化工产业,树立大格局,坚持高标准,围绕上下游产业配套,进一步延长产业链、打造产业群,推动煤化工向高端化、精细化方向发展。要大力引进高质量项目,抓住长三角地区化工产业转移的机遇,紧盯那些产业链条长、产品附加值高、亩均产值高的高质量项目,精准开展招商引资,以产业招商、以商招商,争取引进一个项目、带动一个产业、吸引一批企业、形成一个集群。

  加快宁东发展、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不仅要大力推进科技创新,还要推进园区管理体制机制、市场监管、政务服务、社会管理等全方位的创新,以创新的思维探索创新驱动发展新路。在科技创新上,宁东是走在全区前面的,2018年全社会研发投入强度1.8%,科技型企业占比突破20%,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贡献率52.5%,这些都高于全区平均水平。但与全国其他化工园区相比,宁东的科技企业数量少、科技研发平台少,企业自主研发能力不强。要坚持把宁东未来发展的基点放在创新上,更好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让企业在创新大潮中当主力、唱主角。

  需要强调的是:宁东的发展一定要守住生态环保、安全生产两条红线,这是生命线、硬杠杠,是大写的“1”,其他都是“1”后面的“0”,没有了这个“1”,后面的“0”再多也没有意义。要严格落实生态环保和安全生产责任制,绷紧弦、尽好责、把住关,强化源头管控,细化监管措施,加快淘汰过剩、落后产能,加大对重要领域、关键环节、重点企业的排查力度,对有问题的企业坚决不开口子、盯住整改到位,消除盲区、堵住漏洞,确保宁东绿色安全发展。

  (根据石泰峰到宁东能源化工基地调研时的讲话整理)

!pictureCA993CWC.jpg

  能源化工专家、内蒙古科技大学矿业学院原副院长李继林:

  鄂尔多斯:打造现代能源经济示范城市

  鄂尔多斯市是国家重点现代煤化工示范基地,也是我国煤炭产量第一大地级市。能源化工作为鄂尔多斯市的支柱产业,“十三五”期间与近阶段总体发展定位是:优化产业结构,提升产业发展层次;坚持资源节约利用、产品转化增值、绿色低碳发展的原则,着力提升产业发展质量和竞争力,扭转产业发展层次低、协调性差、综合竞争力不强的局面。

  ——煤炭方面。合理调控煤炭产能,重点开发建设上海庙、准格尔中部、纳林河、呼吉尔特、新街台格庙等5个矿区,原煤年生产能力控制在7.8亿吨左右;创新产业发展模式,推进现有煤炭生产企业与煤电、煤化工等企业重组,促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就地转化率提高到40%以上;大力推进“互联网+煤炭”发展,力争“十三五”末在线交易量达到3亿吨。

  ——天然气方面。推进常规天然气资源开发,产量达到300亿立方米,加强天然气就地消费和转化利用;适时启动煤层气、页岩气勘探开发;推动重大煤制天然气项目建设,形成300亿立方米产能;实施“气化鄂尔多斯”工程,推动天然气管网、液化集装站向主要园区和乡镇覆盖;推进陕京四线、鄂尔多斯—河北沧州天然气管道、蒙西煤制天然气外输管道等项目建设,年新增外输气能力800亿立方米。

  ——现代煤化工方面。建设国家现代煤化工创新示范基地。坚持技术创新、要素集聚,加快示范项目建设;积极推动煤化工产品产业链延伸、高端化、精细化发展取得突破,不断提升煤化工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影响力;加快煤制油项目建设,力争到2020年形成600万吨产能;坚持走高端化路线,发展调和油、润滑油、航空燃油等高端产品;加快技术及产品推广,培育催化剂、装备等高附加值配套产业;积极开展低阶煤分级分质利用、煤制芳烃等新技术试点示范,拓宽现代煤化工技术路径。

  ——精细化工方面。以煤化工产能为基础,延伸产业链,重点发展合成塑料、合成纤维、合成橡胶及高分子材料等化工新材料;推动煤化工与氯碱化工、硅化工等行业耦合发展,开发专用化学品、医药中间体、催化剂、增塑剂等高端精细化学品;构建产业链紧密相关、产品系列化的产业集群,把煤基精细化工打造成为推动全市工业转型的重要产业。

  ——氯碱化工方面。控制电石法聚氯乙烯(PVC)产能扩张, PVC年总产能控制在200万吨以内;推进PVC行业无汞化改造试点建设;加强资源循环化综合利用,推进电石炉尾气制乙二醇等项目建设;巩固PVA产品市场占有率,开发EVA、特种纤维等下游系列产品,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

  ——焦化产业方面。严格执行焦化行业准入标准,加快淘汰焦炭落后产能,推广应用先进焦化技术和装备;大力实施煤焦化多联产循环化改造,推进焦炉煤气、煤焦油精深加工和循环利用;进一步减少污染物排放,提高行业清洁生产水平,到2020年,煤焦油、焦炉煤气、粗苯等焦化副产品综合利用率达到80%以上。

  近年来,鄂尔多斯能源化工行业经济运行良好,产业规模逐步扩大。

  2018年,鄂尔多斯市煤化工行业实现产值526.3亿元,占规模工业总产值的15.2%,贡献率达38.2%,成为当地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目前,在鄂尔多斯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煤制甲醇、煤制乙二醇、煤制烯烃、煤制化肥等现代煤化工企业共计28家,占规模工业企业总户数的7%。

  2018年,鄂尔多斯市主要煤化工产品产量增长稳定,煤制气产量4.8亿立方米,煤制油102.8万吨, 精甲醇685.1万吨,乙二醇29.8万吨,煤制化肥293.6万吨,聚丙烯树脂102.5万吨,聚乙烯树脂96.3万吨。

  2019年一季度,鄂尔多斯市煤化工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8%,占规模以上工业的5.7%,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0.3个百分点。煤制油、乙二醇、聚乙烯树脂、光电子器件等增速分别为 123.8%、51.6%、 30.4%、16.0%。

!pictureCAB89VRJ.jpg

  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郭卫东:

  榆林:布局全产业链 迈向中高端

  经过20年快速发展,陕西榆林坚持“三个转化”,相继建成一批大型煤化工、盐化工、煤油气综合利用项目,形成了煤制甲醇580万吨、煤制烯烃240万吨、兰炭6000多万吨的年产能,成为国内最大兰炭、甲醇生产基地,一批现代煤化工技术全球领先。目前,榆林能源化工产业初具规模,已具备了雄厚的原材料基础条件,应向下游高附加值产业链延伸,打造全产业链,迈向中高端和高质量发展阶段,将来还有可能成为聚酯、聚氨酯和工程塑料的生产基地。

  在终端产品选择上,首先应选择与周边地区同类装置不重复、下游衍生物多、产业链长、纵向侧链延伸加工产品多、安全绿色环保和用途广的产品。

  其次是充分考虑能够为陕西主导产业提供配套的原材料和产品。可围绕汽车产业、装备制造、航空航天、军工、电子信息与通讯、新能源、大健康及生物医药、现代农业等所需要的化学合成材料、有机化学品和化学制品等,比如树脂基复合材料、镁基合金材料、铝基复合材料、硅材料及硅烷基复合材料、碳基复合材料、高纯碳材料及其制品等,包括聚酯、聚氨酯、聚甲醛、聚碳酸酯、聚砜、聚酰亚胺、己内酰胺树脂、尼龙材料、聚醚醚酮、ABS、氟碳树脂、环氧树脂、大孔吸附树脂、离子交换树脂、三元乙丙橡胶、丁腈橡胶、丁苯橡胶、聚酰亚胺纤维、氟橡胶,以及涤纶、锦纶、维纶、腈纶、丙纶、氨纶、氯纶纤维、碳纤维等。

  对塑料和树脂类产品,还可通过共聚改性、复合改性、交联改性、氯化改性、填充改性和挤拉成形、注塑成形、模压成形、注塑模压成型、缠绕成形、热压罐成型、树脂传递模成形、喷射成型、隔膜成型等工艺技术,发展下游各类型材异型材、管板材丝带材、薄膜及膜材料,以及应用在各领域的化学制品。

  再次是加大精细化工产业发展力度。精细化学品已成为各地竞争的重要领域,榆林应在发展大宗合成材料和有机化学品的基础上,规划和发展一批有市场潜力的高附加值精细化学品项目。比如功能高分子材料、电子及信息用化学品、新能源及储能用化学品、油田化学品、汽车用化学品、塑料材料及制品加工用化学品、纺织用化学品、建筑化学品、农用化学品、化学药品及日用化学品,以及各类中间体、催化剂、助剂、添加剂、表面活性剂、吸附剂、防腐剂、阻燃剂等。榆林还拥有丰富的煤焦油资源,可通过深度加工与分离,开发其中的菲、蒽、萘、酚、苊、喹啉、吡啶、苄唑、噻吩等。


能源“金三角”化工产业发展概况

  鄂尔多斯市

  鄂尔多斯市煤化工产业依托资源优势,大力推进煤炭资源精深加工转化,取得突破性进展,初步构筑起煤制油、煤制气、煤制醇醚、煤制烯烃等现代煤化工产业体系。目前,鄂尔多斯市已有现代煤化工企业27家,年总产能1639万吨,占内蒙古自治区70.7%,占全国11.1%。

  2018年,鄂尔多斯市化工行业实现总产值1025亿元,同比增长30.8%;实现工业增加值235.75亿元,同比增长30.8%。

  作为国家重要能源化工集聚地,鄂尔多斯市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存在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

  一是高含盐废水问题。发展煤化工是中国能源战略转型的必由之路,也是我国能源资源禀赋现状和能源革命大背景所决定的。鄂尔多斯市煤炭资源丰富,近几年规划了很多煤化工项目。煤化工生产会产生大量含盐废水,运用常规的污水处理工艺,盐是无法降解的。目前黄河流域盐含量累积已经接近生态红线,如果再不加以严格控制,不以零排放作为要求,随着煤化工项目的发展,这些地区的环境矛盾就会十分突出,黄河流域的生态治理将变得更困难。

  二是碳排放问题。煤化工产业二氧化碳排放无可避免。目前,二氧化碳排放尚无十分有效的处理办法,这将制约煤制油和煤制气的规模化进程。制取每千立方米煤制气,排放二氧化碳约4.5~5吨。如果未来煤制气年产量达到1000亿立方米,每年将新增二氧化碳近5亿吨。

  三是成本压力问题。煤化工的前期投资和二氧化碳及节水处理成本较大,让一些煤化工项目面临很大压力。神华集团在鄂尔多斯市建设的百万吨级煤制油项目总投资约126亿元;伊泰集团年产16万吨煤制油项目投资30多亿元,吨油利润约1000元左右,即便将来百万吨级项目投产,吨油利润突破1500元也较为不易。

  榆林市

  位于毛乌素沙漠边缘的榆林市,是我国能源化工“金三角”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发现8大类48种矿产资源,煤炭、石油、天然气、岩盐等能源富集一地,分别占陕西省资源总量的86.2%、43.4%、99.9%和100%。其中煤炭探明储量1600亿吨,约占全国总量的1/5;天然气预测资源量4.18万亿立方米,探明储量1.18万亿立方米;石油探明储量3.6亿吨;岩盐探明储量8857亿吨,约占全国总量的26%。矿产资源潜在价值超过46万亿元,占全国1/3。在榆林,平均每平方千米拥有10亿元地下财富,蕴藏着622万吨煤、1.4万吨石油、1亿立方米天然气、1.4亿吨岩盐。

  榆林不但是矿产资源富集区,而且已发展成我国重要的能源化工产业聚集区和技术创新的制高点。作为国家现代煤化工4大示范基地之一,神华、中煤、兖矿各大央企以及延长石油、陕煤集团等国有企业在榆林纷纷布局大项目,拥有煤制半焦、甲醇、煤制油、煤制烯烃等煤化工产业,煤间接液化、煤焦油深加工、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煤油共炼等技术国内甚至全球领先,形成了榆神、榆横、靖边、神木、府谷等十几个化工园区。

  宁东基地

  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位于宁夏中东部,规划区总面积3500平方千米,核心区面积800平方千米,是我国14个亿吨级大型煤炭基地、9个千万千瓦级煤电基地、4个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及循环经济示范区之一,也是国家产业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和增量配电业务改革等试点地区和宁夏首个产值逾千亿元的工业园区,与榆林、鄂尔多斯共同构成能源化工“金三角”。宁夏区委、区政府授权宁东基地部分自治区级经济管理权限和地级市一级经济管理权、社会事务管理权。

  宁东基地发展历程大体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起步阶段(2003~2005年)。2003年,在一片荒滩戈壁的宁东,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作出开发建设宁东基地的重大战略决策,将建设宁东确定为自治区“一号工程”,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启动建设了鸭子荡水库和年产25万吨煤制甲醇等项目。

  第二阶段,打基础阶段(2006~2013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批准实施《宁东基地规划与建设纲要》,掀起了宁东基地大规模开发建设的热潮。在这期间,宁东煤炭、电力、煤化工3大主导产业取得重大成就,建成了世界首个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空冷电站、世界第一个±660千伏电压等级直流输电工程、世界首套年产50万吨煤制烯烃装置等一批重大项目。

  第三阶段,高增长阶段(2014~2018年)。提出“12111”发展战略,推进煤化工产业向精细化、高端化、集群化、智能化方向发展,建成全球单套装置规模最大的年产400万吨煤炭间接液化、100万吨煤制油副产品增值利用制烯烃、±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等世界级工程,成为目前全国最大的煤制油和煤基烯烃生产加工基地。

  (本版文字由李军、呼跃军、马妮提供)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arpetree.com